金瑞奖年度高 2016年成都汽车
广告
广告
广告
当前位置:成都热线 > 财经 > 正文

我与轻易贷的故事-3

点击数:河北新闻网 作者:heluwq 时间2019-10-19 15:44

  2018年1月12日。

  截至今日,我们已经发布了四篇公众号文章,写了三封致有关部门的信函。

  我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距离1月8日检查小组进驻轻易贷已经过去了五天,已经到了我必须要返回国内的时候。

  而且,通过这几天以来不停的正向宣传,我觉得我已经稳住了局面,平台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,也没有发生挤兑事件。

  这很好,但还不够好。

  我必须回来,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,以便做出更有针对性的措施。

  所以,就在1月12日,我买了当日的机票,准备返程。

  这件事说起来是蛮有意思的一件事,要知道,在我做出返回的决定时,其实有不少人是很反对的,但是这些声音统统被我压了下去。

  我没办法不回来,这恰好和那些携款外逃的官员、转移资产到境外的商人相反,我的一切都在国内,我是中国人,我做不出拿着中国的钱给美国搞建设这样的事情。

  当然,我有底气,这也是我要回来的主要原因,身正不怕影子歪,我纵然对国内发生的事情有些忐忑,但这仅是对无法看穿迷雾本身的茫然,是对未知本能的恐惧,而非真的在害怕什么。

  退一万步说,就算我回来之后真的身陷囹圄,我也是清白的,我的祖国早已不是五十年前的那个国度,只要我是清白的,那我就不会有问题——就算五十年前的祖国,最终不也都平反了不是吗?

  买好机票,我当时所在的岛没有直飞北京的航班,想要从这里返回国内,需要先飞到檀香山,再从檀香山坐飞机,才能飞到北京。

  还有一件事情也很有意思,那一年从北京飞檀香山需要八个小时,而往回飞则需要十三个小时。一直到今天我都记得这两个时间,不过始终没弄明白这是为什么。

  夏威夷当地时间,下午两点。

  飞往檀香山的飞机已经准备启航。

  “路上小心。”送别时,我的妻子说道。

  “有时间给我打电话,爸爸。”我的女儿说。

  “放心吧。”我笑了一下。

  送别时没有更多的话,更多的话早已说过了,在这个时候,不需要太多,有时候,一个眼神,一个微笑,都会成为最美好的祝福,最珍贵的记忆。

  不过,来夏威夷度假是我们一家人一起来的,现在她们的假期还没结束,我却已经要独自返航,面对未知的迷雾,无法再陪伴她们,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。

  在这个上午,我即将离开的最后一个上午,我很想好好陪陪她们,因为最近的事情,周围的气氛一直都很压抑。

  我一直在试图缓解这种紧张,但看起来做的并不成功,我的女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妻子很清楚,她虽然绝口不提,但眉宇间凝聚的忧愁却怎么也驱不散。

  时间差不多到了。

  我没再说什么,看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一眼。

  转身。

  作别。

  刚走出几步,妻子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有时间记得一定来电话,别让家里担心。”

  我摆了摆手,没有回头,也没再看她们。

  接下来,是我的战争。

  战争让女人走开。

  她们是我的家人,不管发生了什么,不管我要面对的是什么,至少,至少,至少,我都希望能够保护她们。

  一路飞到檀香山,我给我的一位朋友打了个电话,这位朋友和石家庄市金融办主任赵东很熟悉,我想在回国之前先与赵主任通一个电话。

  朋友的效率很高,等我到达檀香山,朋友已经帮我约好了赵东,我们很快就接通了电话。

  坐在檀香山机场的候机室里,我将整理了许久的言辞通过电话说了出来。

  这次通话的时间很长,但事实上我并没有说太多,一通越洋电话也不可能让我说的太多,我打这个电话的主要目的,其实就是想告诉赵东,我要回来了。

  我是说,我要告诉他“我要回来了”这件事本身,打消他们的顾虑,通过这个举动,告诉他们公司没有非法集资的情况——谁家非法集资都跑了还会回来——因为我知道,监管部门一定在关注我什么时候回来,我想我既然回来,我要第一时间跟他们好好谈谈。

  最后赵东答应这周日的早上九点,会到轻易贷公司来跟我见面,听一听我们详细全面的介绍。

  檀香山的航班起飞,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十二点多了,一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抽出时间在公务舱吃了点东西,然后又是一直飞了十三个小时。

 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,这个过程确实很煎熬。

  一个人如果要出席一个确定内容、确定结果、确定场合的会议,那么会很轻松,因为心里没有负担。但我这次不一样,我不知道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,从一踏上这条路,我就不知道以后的情况会如何演变,这十三个小时的飞行对我来说其实是很煎熬的一段时间。

  北京时间周六的早上,凌晨四点左右,飞机终于降落在首都机场。

  这一路的飞行把我折磨的不轻,当朋友亲自到机场接上我的时候,我着实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飞行途中我有的是时间胡思乱想,但现在切实的踏上了祖国的土地,我反而看开了。

 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我就不信我还会栽在这片养育了我几十年的土地上。

  “先休息,还是直接回石家庄?”车里,朋友问我。

  “不急。”我说:“先帮我找个宾馆吧,我还有点事。”

  朋友也没多问,把我安排在北京长安街的友谊宾馆,我先洗了个澡,本想睡觉,但睡不着,躺了许久,干脆起来,黎明的四九城寒风刺骨,天亮的很晚,我趁着夜色,沿着长安街溜达起来,一直到了七点多,我才吃了一点早餐,上午我强迫自己稍微休息了一会。

  因为中午有一个重要的午餐等着我。

  我之所以没有直接回石家庄,而是选择在北京逗留,就是因为等着吃这顿饭。

  有人帮我约了一位高层人士,有幸能够在回石家庄之前和他吃一顿饭,聊一聊,很有可能会降低我在石家庄的风险。

  我虽然经过这一周不断的推文、写信,看起来暂时稳住了盘面,但事实上最大的变数不是来自于平台和公司,也不是来自于数量庞大的出借人和借款人,对我来说最大的变数仍然是石家庄传统的办案手法,也即是不管什么事情,我先控制你,然后再查案。

  这是我不能接受的,对我来说这个风险太大了。

  我倒不怕他们能把我怎么样,关键是如果在这个敏感的时间我被控制了,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,那大厦将倾可能就只是一个晚上的事情。

  这才是我最大的风险。

  还算比较顺利,周六中午见面,吃了顿饭,大概聊了我们的情况,我将前因后果,以及我们本身粗略的做了介绍。

  虽然我没说的太详细,但对于这位先生来说,纵然他并不是从事金融方面的专家,对于我的说辞也不会提出多么专业的问题,但是很多事情本就是触类旁通的,而且身居高位,博闻强记,有些事说出来对方就能理解。

  最后他说,如果真的像我说的这样,我没有非法集资,也没有重大违法行为,那么他会向河北省公安厅打招呼,没有证据,不能乱抓人,不能用这种办法来办案。

  他说,不管是谁在中国大陆犯法都要负法律责任,但是如果没有违法行为,那就不能乱抓,要依法办案,不能没有证据就乱抓人,要考虑平台安全,要考虑企业稳定。

  而且2018年的主旋律是金融维稳,我们也是金融服务行业相关行业,大家要站在稳定的角度来思考和处理问题。

  我很认可他的话。

  吃过这顿让我很愉快的午饭,下午我买了高铁票,等到了晚上,我终于再次踏上了石家庄的土地。

  1月14日上午九时,轻易贷公司会议室。

  石家庄市金融办主任赵东,协同李主任、孙处长莅临。

  我和我的团队接待了他们。

  从上午九点,谈话一直到下午一点,用了四个小时时间,我向赵东主任全面介绍了我们企业从1994年以来的历史,然后我用大半的时间,重点讲了轻易贷是如何运作及合法合规的。

  最后我说,没有非法集资,这只是轻易贷最基础的底线。

  有意思的是,在会议的过程中,我能感受到赵东主任态度的变化。

  一共四个小时的会议,前两个小时他是很谨慎的,但是后两个小时他慢慢放松下来,整个人的戒备在慢慢放掉,显然他是在认真的听我的说明。

  因为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态度变化,从举止言谈,从面部表情,他已经进入到了我们的经营发展的状态当中,他已经有一点点了解我们。当讲到快结束的时候,他的气质和说话的方式,已经和一开始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我觉得他相信我说的话,我有没有撒谎骗他,他有自己的判断,而且我说谎实际上是很难的,因为人可以说一句谎话,甚至说十句也没问题,但几个小时的时间全都用来说谎实际上不太可能,更何况都是成年人,都有足够的社会经验和阅历判断对方说辞的真伪。

  说到后面,气氛已经很融洽,他当然不会仅凭我的言语就断定我有没有问题,但根据事物的逻辑,我们显然是不存在问题的,这一点相信他已经可以有一个初步的判断了。

  不过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得不提。

  当时我们谈了很长时间,我请他们吃午饭,但是被他们拒绝了,根据规定,他们是不可以留下吃饭的,但由于我还想继续介绍情况,我们只得简单吃了一点工作餐,几个凉菜,一人一碗面条。就着面条我又说了一个多小时,等吃完这碗面条都已经到下午了。

  临走前赵东又掏了两百元钱,硬要塞给我,说这顿饭是AA制,各掏各的,他表示纪律要求他不能跟我吃饭,但既然是工作需要,饭已经吃了,那他得掏钱……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本网站]的立场,也不代表[本网站]的价值判断。
广告
广告

家庭教育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12318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12321举报受理中心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 E-mail:44577392@qq.com 微信号:18032285365 关于我们(c)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